当前位置: 主页 > 夜明珠中特网 > 郭德纲:相声界也就我们还稍微干净点
 

郭德纲:相声界也就我们还稍微干净点

【论文时间: 2019-08-14 20:53

  畅谈德云社成立15年来的心路历程,称一直受到同行排挤,甚至有人想方设法对他们的演出内容“上纲上线”并“举报”;支持儿子不读高中说相声,认为他“有天赋”

  “德云社15周年庆典”新作品专场最近在北京连演两场,上座率都是爆满,两场演出都持续到午夜12时半以后才结束。据悉,“德云社15周年庆典”除了将在北京继续演出外,还会到济南、南京、青岛、郑州、深圳等地巡演,郭德纲透露,最后一场的演出地点可能是在台北。

  演出结束后,郭德纲和于谦立刻赶回位于河北的中央电视台涿州影视基地,投入到电视剧《梦回唐朝》的拍摄中。郭德纲扮演唐朝宫廷里的“文化部领导”殷浩,于谦则扮演其师傅、国师李淳风。近日,羊城晚报记者与郭德纲、于谦的经纪人王海一同驱车赶到拍摄现场———郭德纲粘着头套、身穿厚重的古装戏服,站在30多摄氏度的高温露天里拍戏。近一个小时的采访,是分八次在断断续续的拍摄空当中完成的。郭德纲谈到了相声界同行对他的排挤,又大方说到了自己的妻子和儿子,称郭麒麟子承父业说相声是他自己的选择。

  天津卫视近日播出电视剧新《水浒传》,特邀郭德纲录制两档节目———访谈节目《今夜有水浒》和评书节目《老郭讲水浒》。在说到宋江这个人物时,郭德纲作出了“收徒要小心”的评论。

  郭德纲:10岁上下我就看了《水浒传》和《西游记》,后来又看了《三国演义》,《红楼梦》是一直没能看完。《水浒传》和《西游记》我特别爱看,但《红楼梦》就差点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时至今日也没太吸引我,可能是我造诣不够吧。

  羊城晚报:前段时间录《老郭讲水浒》,在说到宋江这个人物时曾说“收徒要小心”,你这是有感而发?

  郭德纲:不是。说书的很多东西是靠即兴发挥的,评书嘛,不能光讲故事,它也要有评论。这次《老郭讲水浒》一共录了30集,说了说宋江、武松、林冲、高俅、宋徽宗等几个有代表性的人物,分别有几个小段落。

  郭德纲:武松没什么有感而发的,只是顺便剖析一下潘金莲的心态。潘金莲有可取的地方,谁都希望找一个好的,爱美之心人皆有之。她当初宁可跟武大郎也不跟财主张大户,说明她这人也并不是那么坏,还是有真爱在里头。她最后没死在外人手里,而是死在武松手里,死在自己心爱的人手里,我觉得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。当然我不是说要给潘金莲翻案。

  郭德纲:我其实很同情宋徽宗,历史太会开玩笑,这个人除了不会当皇上,琴棋书画他都会,他的艺术感觉是很多艺术家都无法比的。可惜最不会当皇帝的人被推到了皇帝的位置上,书生误国不是戏言。高俅就纯是狗屎运了,不过吃喝玩乐,比如踢球、养鸟,他有自己的一套,能够利用自己的长处为自己铺路。他的人际交往、处事手段,时至今日来看还是很厉害的。我们得承认他不是一个废人。

  1973年出生于天津的郭德纲,8岁开始拜高庆海学习评书,9岁跟随相声艺术家常宝丰学习相声,1995年开始闯荡北京。郭德纲在1996年建立相声表演团体“德云社”,首先提出了“相声回归剧场”的理念,随后在2005年开始逐渐走红。

  郭德纲:后天的。我老说我自己内向,好多人不相信。其实我很愿意踏踏实实地待着,看书,写字,画画,听戏什么的,不愿意跟别人去怎么样。我没有饭局也没有跟朋友去聚会,这么多年了也没去过夜店,不喝酒,不抽烟,不打牌,我其实是一个很乏味的人,伶牙俐齿只是表现在舞台上。就好比一个男的唱青衣,你不能说他台上扮演妇女,台下他也跟妇女似的。台上台下是两回事。

  郭德纲:不是,我们家没有干这个的。我父亲是警察,我母亲是老师。小的时候我住在天津的老城区,附近有很多剧场、茶馆什么的,我父亲有时候要执勤,就把我放在剧场里,时间长了就对相声产生兴趣。第一次说相声是九岁、十岁左右,就是说着玩。我天生对舞台就没有恐惧感,很喜欢。

  郭德纲:说相声是一个很奇怪的行业。相声演员首先要是一个心理学家,你会说话我也会说话,我凭什么花钱听你说话?但我们不是单纯的说话,好多人把这个行业看得太轻。我们有12门功课,应该从小一点一点地学,最后才能登台。这一行淘汰率太高,100个人学,可能90个说不了相声,剩下10个勉强能干,出色的更少。

  羊城晚报:您跟于谦老师合作十多年了,你曾说过愿意一辈子跟着他说相声,为什么会这么说?

  郭德纲:哥俩相好。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勾心斗角,台上台下都能玩到一块儿去,这个很难得,我很知足。这些年我们没有红过脸,为了艺术也没有,艺术上于老师很迁就我。

  郭德纲和德云社的走红,给相声界带来了震动,郭德纲与同行交恶也早已被外界所知。郭德纲表示,很多人都希望他们毁掉。他甚至说现在的相声界只有他们才“稍微干净点”。

  羊城晚报:在你们出现之前,很多人养成了在晚会、春晚里看相声的“习惯”,你们把相声重新带回剧场里,这个过程艰难吗?

  郭德纲:艰难至极。在我们之前,我承认有很多名家、艺术家,但是在那个年代,观众已经不想买票看相声了。我们不客气地说,这个市场是我们抢回来的。我们的演出市场被破坏了,人们都习惯了别人送票,觉得买票丢人,有人送才有面子。我们费了很大的劲才让大家明白,买票才是对的。其次你的艺术要过关,在舞台上演和在电视台录像那是两回事。时至今日我们还是可以说,北京德云社垄断了全国的相声商演市场,除了我们能赚(钱)之外,没有别人。某个人偶尔搞一场有一两千名观众的演出不算事,超过几千人以上的,大规模还没有赞助的相声商演,只有我们能做。《奇迹时代:星陨》图文攻略:全

  郭德纲:其实大部分同行更希望我们毁掉。北京相声界曾经有人说过这么一段话:“在郭德纲之前,我们可以很安静地安乐死,可以很舒服地混到死,但是他出现之后,打乱了我们的正常生活,我们在台上再说10分钟的相声,观众不认可,他让观众知道了什么是相声,我们怎么办?”我们在2005、2006年刚火起来的时候,相声界甚至有人希望组织一次游行,建议有关方面封杀我们。这一切只是因为你触动了某个利益集团。经过10年浩劫,我们很多老艺人都去世了,相声的传授断档了,我曾经统计过,我们85%的相声艺人在30岁之前都是从事其他行业的,都是在上世纪80、90年代转到这个行业来的。他们表演个节目、录个晚会没有问题,但和卖票演出是两回事,那个需要线分钟”本是相声界的共识,但我们的出现把这一切打破了。


最新文章
热门文章
通天报彩图网址| 六喝彩开奖最新结果| 正版彩图挂牌更新最快| 香港六合号码是什么| 118jk现场开奖直播| 彩霸王高手小鱼儿论坛| 百家乐六合彩一肖一马中特| 六合传奇特码专家| 醉八仙| 今晚特马开奖结果|